蒋经国带去老蒋的亲笔信为何宋希濂还是置之不理一路西撤?
发布日期:2022-01-17 20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49年11月15日,蒋介石从台北飞抵重庆召开军事会议。会议开始不久,张群拿着一封电报,沮丧地说:“总裁,贵阳于今晨被共军攻占。”

  接着,参会的将领对四川的防守问题进行了研究,一致认为:解放军从湘、鄂边境突破,意在直取成、渝,截断胡宗南入川之路,合围成都平原的军。

  经过讨论,蒋介石作出决定:调胡宗南集团由秦岭、大巴山一线军空运重庆;命宋希濂部分别由达县、黔江地区西撤,在川东地区布防,掩护胡宗南撤退;同时,令孙震的第16兵团由万县西撤,保卫重庆。

  为给前线的司令官们打气,蒋介石让儿子蒋经国携其亲笔信和数千两黄金前往川东,慰问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等将领。

  11月17日下午,蒋经国带着副官及6名卫兵,分乘两辆吉普车,匆匆赶到江口。在江口镇的临时指挥部门口,宋希濂带着一干将领正在恭候。

  简单寒暄几句后,蒋经国先是拿出带来的3000两黄金,然后将蒋介石的六封信一封一封地递到了宋希镰、钟彬、陈克非、龚传文、刘平、顾葆裕六人手中。

  宋希濂打开信封,抽出信笺,发现写给他的信内容最多,全为蒋介石毛笔手书。在信中,蒋介石要求宋希濂必须“保卫西南阵地,血战到底”。

  宋希濂看完信后,“信誓旦旦”地保证说:“经国兄,总裁的指示,鄙人已领会。川东战事,我尽力支撑。最后只有一句话,尽人事以听天命而已!”

  蒋介石的亲笔信没有任何实际意义,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,11月21日,宋希濂带着他的司令部向西撤去。

  在解放军的追击中,钟彬的第14兵团迅即溃败,陈克非的主力第2军也伤亡大半,宋希濂慌忙率残部赶紧向西逃跑。

  11月23日黄昏,宋希濂率司令部直属队及残部撤到了南川,钟彬的第14兵团是宋希濂的基本部队,随着该兵团的覆灭,宋希濂手中也没有多少部队了。

  当晚吃过晚饭之后,宋希濂将随他一同西撤的绥署副参谋长罗开甲、办公室主任陈定、军政干部学校代理教育长孔方、第122军军长丁树中、第124军军长顾葆裕等人召来,在驻地的一个房子开会,商讨下一步的出路。

  经过清点,宋希濂发现目前所掌握的仅剩万人,主要是司令部直属的警卫营、工兵营、军政干校教导总队及第122、124军残部等,这些部队勤杂人员占了三分之一,他所掌握的残部已无多少战斗力。

  会议开始后,宋希濂首先说:“目前我们可以说是山穷水尽。前面,有数十万共军步步紧逼,乌江尚不能阻挡其西进;后面,则是重庆。我们的出路何在呢?”

  副参谋长罗开甲非常悲观,说:“仗打成这个样子,我们有何颜面到重庆呢?再说,我们也犯不着到重庆。事情很明显,西南快保不住了,共军是志在必得,总裁也毫无办法。到了关键时刻,总裁等大员们坐飞机一走了之,我们怎么办呢?还得自己寻出路!”

  第124军军长顾葆裕无奈地说:“大难当头,出路何在呢?难道我们要向共军接洽投诚吗?”

  顾葆裕说投诚是带着试探的口气,宋希濂听了之后也是心中一动,不料第122军军长的丁树中极力反对,大声说:“投降如何对得起总裁,坚决不行。”

  丁树中原本是宪兵司令部的警务处长,升任122军军长不久,在宪兵时期,他指使手下杀害过许多地下党和进步人士,所以他极力反对投诚。

 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宋希濂说: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走!不管一切,不顾一切,快点走,走到较安全的地方去,避免被共军包围歼灭。”

  宋希濂自11月18日侥幸逃出解放军第3兵团的合围圈后,便打定了西逃的主意。19日,宋希濂亲手烧掉了由蒋经国带来的亲笔信,关闭了电台,切断了与蒋介石的一切联系。

  接着,宋希濂提出了行动方案:“前进的目标:第一步,西昌;第二步,滇缅边境的腾冲一带。前进的路线,尽量避免走大市镇,借以缩小目标。要选择一些偏道,绕到峨眉以西地区后,再沿乐山到西昌公路直奔西昌。然后,再从西昌退往云南西部的腾冲、瑞丽一带。”

  为了减小目标,宋希濂将剩下的部队分为三个纵队,由宋希濂、顾葆裕、丁树中分头率领。并规定:为了保密,自行动之日起,各纵队的无线电台一律停止与重庆和其它部队的联系;各纵队到达宿营地后,每晚用无线电暗语向宋希濂报告。

  11月24日晨,宋希濂即派参谋长罗开甲前往綦江,对已于前天到达那里的司令部人员训话,对不愿继续西行者发给三个月薪饷,当场即遣散200余人。同时派办公室主任陈定前往重庆,让办事处处长冷培元将存放在重庆的3000多两黄金如数运往綦江。宋希濂自己则带着一干人马,自南川出发,徒步开往綦江。

  半路上,宋希濂与陈克非相遇。陈问宋到哪里去,宋希濂搪塞说:“准备到涪陵去找钟彬。”二人就此分手,各奔东西。宋希濂不知道的是,钟彬已经在22日被解放军俘虏了,而他也将在二十多天后,成为解放军的俘虏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