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证观察家│稳主体就是稳预期 激发活力才能生机盎然
发布日期:2022-01-18 11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□ 在疫情长期化、大国竞争尖锐化的背景下,供给端和需求端情况综合起来导致了预期转弱。因此,稳预期就成了关键,而稳市场主体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。

  □ 踏上新征程,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从2020年的疫情和外部环境转向国内供需,我国经济工作的主线也将继续围绕着“六稳”“六保”展开,并将继续以市场主体为中心。因而,当下的着力点就是中小企业。中小企业有活力,经济发展就有动力,中小企业活力焕发,经济发展就会生机盎然。

  市场主体是经济发展的基本载体,中小企业作为中国经济的“毛细血管”,一直以来,勇立潮头、敢于创新,克服了各种冲击,为国家作出了“56789”的巨大贡献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,我国经济发展面临“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预期转弱三重压力”,明确要求在微观政策方面,要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。在各种风险挑战面前,尤其是在极端情况下,保证经济正常运行和社会大局总体稳定的基本前提就是保住、稳住市场主体。

  关于需求端、供给端与预期之间的关系,我们既要辩证地看,更要以发展的眼光来看。在需求方面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多地散发,很多正常的消费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,疫情冲击又导致消费结构发生变化,使得消费总体呈疲软态势。在供给方面,由于多国疫情未得到有效管控,使全球产业链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,大宗商品价格和航运物流价格大幅上涨,挤压了产业链中下游企业的利润,尤其是中小企业压力巨大。在疫情长期化、大国竞争尖锐化的背景下,供给端和需求端情况综合起来导致了预期转弱。因此,稳预期就成了关键,而稳市场主体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。

  自2020年开始,为更好地了解企业受疫情影响和生存发展状况,我开展了企业大调研,迄今为止共走访了276家企业,涵盖国企、外企、民企等各种所有制企业,近期更是围绕“防范金融风险”“共同富裕”“数字化转型”等内容密集调研企业。通过调研,我真切感受到了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各类企业蓬勃发展、努力向上的生动局面,也感受到了它们对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,以及对政府支持“加一把力”的殷切希望。

  进入新发展阶段,国内外环境发生深刻变化,如何在危机中育先机,于变局中开新局是中小企业必须思考的问题。当下,新技术突破加速带动产业变革,中小企业要充满活力地向前走,必须牢牢抓住三个努力方向:

  一是数字化。数字化转型,有助于全面提升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。在2020年,疫情极大地推动了数字化发展,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加快融合,智能制造、在线教育、智慧医疗、工业物联网等具有鲜明“数字化”特征的新技术、新业态、新产品不断涌现。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.2万亿元,占GDP比重达38.6%。可以说,拥抱数字化,既是发展问题,更是生存问题。据测算,数字化转型可使制造业企业成本降低17.6%,营业收入增加22.6%;可使物流服务业成本降低34.2%,营业收入增加33.6%。在扑面而来的数字化浪潮中,中小企业必须抢先抓住数字机遇,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。

  二是专业性。已连续举办四届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就如同一面镜子、一根标杆,它能照出我们与世界的差距,量出我们的不足。进博会上,不少在行业细分领域占据领先地位的隐形冠军企业纷纷精彩亮相,引起广泛关注。凭借“独门秘笈”和工匠精神,这些企业平均“年龄”超过60岁,有三分之一存在了100年以上,成为了稳就业的重要力量。这告诉我们,中小企业虽然小,但能量却很大。在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新阶段,中小企业要深耕专业领域,注重技术,注重品质,注重长远,争当高质量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者。

  三是创新型。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已连续两年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强调,其中的关键就是充分发挥企业在科技创新中的主体作用。今天,中国的创新已经不再是以引入和跟踪模仿为主,而是要把原始创新能力的提升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。中小企业有活力、有灵气、有韧性,有“敢为天下先”的特质,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,要勇于做创新发展的探索者、组织者、引领者,深化产学研结合,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,把发展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  近年来,有关部门对中小企业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地加大,但是中小企业的发展也遭遇到不少困难与压力:

  一方面,中小企业活力不足。相比德国、日本的中小企业,我国企业存在产品与服务附加价值偏低、竞争实力偏弱、企业人才不足、专业沉淀不够、现代管理体系缺乏等问题。中小企业的高质量发展面临瓶颈约束。在数字经济时代,很多中小企业意识到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,却因为自身能力不够,而有心无力,逐渐边缘化。例如,民建市委自2013年开始,每年开展中小微企业生存发展状况调研。2021年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,上海中小微企业已经基本恢复到2019年水平,进入平稳发展阶段。虽然企业发展信心得到提升,但经营状况有所下降,特别是创新能力仍然偏低,无论是创新资源、创新投入,还是创新产出,均有所下降。

  另一方面,政府支持有待加强。虽然中小企业成长更多是市场竞争的结果,但政府的作用仍不可或缺。企业家精神就像鱼一样,水温合适,鱼就会游过来。自2020年1月1日《优化营商环境条例》实施以来,我国的营商环境得到了有目共睹的改善,上海的改革举措力度更大、精准度更高、节奏更快。然而,从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的要求出发,以下几个方面还需进一步完善:在市场准入门槛方面,在电信、医疗、能源、金融等若干领域仍存在隐性门槛,对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评价标准没有“一视同仁”;企业新技术、新产品、新服务等进入市场的“最后一公里”还需要政府大力支持。在政府服务和监管方面,随着政务服务“一网通办”的推广,企业经营更加便利,但基层执法和服务人员的服务意识和服务能力尚有待提高。“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”,调研中就有企业反映部分基层干部在工作中简单操作,尊重市场主体地位的观念和意识较薄弱,“清”而不“亲”、“清”而不“为”等问题仍然局部存在。

  踏上新征程,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从2020年的疫情和外部环境转向国内供需,我国经济工作的主线也将继续围绕着“六稳”“六保”展开,并将继续以市场主体为中心。因而,当下的着力点就是中小企业。中小企业有活力,经济发展就有动力,中小企业活力焕发,经济发展就会生机盎然。由此,建议:

  第一,中小企业“活”,需要加强战略引导。要引导中小企业拓展全球视野、把握时代脉搏,抓住新一轮发展机遇,发挥自身特色,特别是在关键领域、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,以数字化赋能,以“专精特新”为方向,聚焦主业、苦练内功、强化创新,着力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,增强抵御市场风险能力;要鼓励中小企业积极关注并参与新业态、新模式与新经济发展,一手抓原始创新,一手抓成果转化和技术应用,在不同时期破解不同的难题,不断去探索,不断去奋斗,不断去克服困难,努力打造掌握独门绝技的“单打冠军”或者“配套专家”,加快培育大量充满活力的中小企业,形成蔚为壮观的中小企业“雁阵”,在世界发展洪流中勇立潮头。

  第二,中小企业“活”,需要优化营商环境。当前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在出台政策优化企业发展环境,在全球竞争大背景下,尤其是RCEP于2022年1月1日生效,我们更要增加紧迫感。建议围绕中小企业遇到的痛点、难点、堵点,开展大调研。发展环境好不好,评价标准科不科学,企业最清楚。在政策制定、反馈机制上应多听听企业家的心声,才是我们最大的创新,最好的落实。

  一方面,要尊重市场主体需求,完善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的法治环境,对于新产业、新模式采取包容态度。注重惠企政策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,部分实践证明有效且需要的政策应由短期政策转为长期政策。政策不在多,而是要浓缩、要精准、要落地。另一方面,要把深化基层干部队伍建设作为突破重点,稳步推进基层干部队伍作风建设,让中小企业的活力源泉得以更加充分地涌动,让“干事、担当、奋斗”的氛围更加浓厚。此外,打造常态化、精准化、全面化的安商稳商“店小二”,探索通过数字化管理手段对中小企业进行个性化标签分类,通过分类施策,主动推送,让惠企政策扎实落地,真正把企业的经营成本降下来。

  第三,中小企业“活”,需要完善发展生态。良好的生态系统犹如“聚宝盆”,可使得中小企业如虎添翼。建立多元化、全方位且行之有效的中小企业服务体系:一是积极发挥中介机构的专业服务功能,搭建资金融通、技术转让、市场共享、人力资源开发方面的企业合作平台,逐步完善各类服务机构和服务网络。二是构建大中小企业产业链、供应链对接体系,鼓励大企业发挥平台作用,实现数据的互联、互信和共享,构建开放载体并推动全方位合作,为中小企业提升数字化、专业化程度和创新能力提供支持。三是启动数字化基础设施领域的中小企业“一网赋能”。我们在近期连续的企业调研中发现,即使规模较大、利润较高的金融机构,都感觉到动辄百万元计的数字化系统成本难以负担,建议政府应当牵头打造面向中小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。四是融入区域发展大局。以上海为例,长三角一体化是上海完善中小企业发展生态的重要保障,跳出上海看上海,资源更丰富,成本也更低,要引导中小企业充分利用长三角地缘相近、人文相亲、产业配套相容、人才和技术等要素流动相对较为频繁的优势,加速形成多样性、协同性、包容性的发展生态。

  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中国奇迹,中小企业功不可没。2022年经济稳字当头,要做到稳中有进,就应当把持续激发企业活力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思想再解放,改革再深入,工作再抓实,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好的发展土壤,推动经济乘风破浪,行稳致远!

  ( 作者周汉民,全国政协常委、民建中央副主席、上海市政协副主席、民建上海市委主委、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院长、上海中华职教社主任、上海公共外交协会会长。)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